大公報跟口風 想香港跟隨大陸一刀切補習社

今日文匯報刊出大公報記者一篇《地獄式補習 學童嗌救命》的報導,指出與內地相比本港的「地獄式」補習風氣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並且訪問市民,意見都是一面倒說香港教育制度變態,需要盡快實行教育改革。

地獄式補習 學童嗌救命

(大公報記者 盛德文、黃山、湯嘉平)本港盛行補習之風,大公報記者近日走訪全港多區補習社,發現疫情趨緩後的今個暑假,補習社生意又再度熾熱起來,家長忙於為子女報讀各種補習班。

現時內地正大力整治校外補習亂象,與內地相比,本港的「地獄式」補習風氣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在「求學只是求分數」的考試制度下,補習愈來愈多,學生壓力愈來愈大。疫情前曾有調查顯示,逾八成的中小學生曾經補習,本港補習社成行成市,有8000多間。

香港現有八千多間補習社,競爭激烈
香港現有八千多間補習社,競爭激烈

為了不讓孩子「輸在起跑線」,不少家庭節衣縮食供子女補習。窮學生無錢補習則欠缺競爭力被邊緣化,繼續跨代貧窮。這種風氣令校外補習成為繼住房困局外,政府要下決心改革的另一重大民生問題。

在天水圍天秀路的商場內,記者訪問多名陪同年幼子女補習的媽媽,她們都贊成現在這種填鴨式的教育制度必須改革,「補習令小朋友和家長壓力太大了!」

有手停口停的家長表示,疫情下經濟不景,收人大減,無法付出昂貴的補習費。兩名子女讀小學的梁太表示:「補習費實在太貴了,不是每個家庭都可負擔的!」她希望學校老師不要只是照本宣科、講完就算,要多方照顧學生所需。「學習本來就應該主要在學校完成,而不是靠補習。」

「回家見佢謝晒瞓在沙發,好心痛!」

同樣有兩名子女的江太稱:「香港的教育制度太變態了,教育改革梗係好啦!最好快點實行。」她透露,兩名子女每月補習費近二萬元,非常吃力,為了省錢連飲茶都要減少。讀K3的四歲女兒,每日有六樣功課,而且好深;六歲兒子準備升小一,擔心功課追不上,現在天天補習。江太說:「每天回到家,見佢哋謝晒咁瞓在沙發度,好心痛!」

「好辛苦,但死頂都要,唔係點同人哋競爭?」

在九龍灣,記者訪問了三名補習的中學生和兩名有子女補習的媽媽。有準DSE考生表示,學校老師教學馬虎,為了有好成績,唯有補習。也有三子之母表示,作為普通家庭,單是三名子女的補習費,每月要花近萬元,「好辛苦,但死頂都要,唔係點同人哋競爭?」

17歲的陳同學是DSE的準考生,他坦言:「不補習就死路一條,因為大家都補,你不補分數就落後,所以這是天大的事。」16歲升中五的連同學亦表示:「學校老師無教授基礎知識,又缺少自由發揮的機會,好多東西學校只讓你死背硬記,無法提升考試成績,所以要補習。」

在粉嶺的葉先生表示,孫仔九月將升讀小一,因父母要搵食,接送小孩補習的重任落在他身上。他希望香港可以向內地學習,大力改革教育制度,還小朋友們自由快樂的童年。

亂象叢生/「天王天后」招徠 屢爆洩露試題案

「補習天王」蕭源因串謀兩名考評局主考員洩露試題,去年被判囚14個月
「補習天王」蕭源因串謀兩名考評局主考員洩露試題,去年被判囚14個月

香港補習盛行。據統計,在疫情發生前註冊的補習社和教育中心約有8000家,從業人員高達十萬人,每年「蠶食」家長逾30億元的金錢。香港貿易發展局估計,補習產業在2015年的價值高達27億港元。

為招攬學生,補習機構通過商業化宣傳和包裝,把補習導師塑造成「補習天王」和「補習天后」。2000年後的十多年,是香港補習界最風光的年代,很多補習天王天后年薪都以千萬元計,數百萬元的也不在少數。2015年,有大型連鎖補習公司在媒體賣廣告,欲以8500萬年薪向競爭對手挖角,成為城中熱話。

蕭源串謀主考員判囚

補習市場競爭激烈,有補習社為了提升學生入名校命中率,串謀洩露試題事件屢見不鮮。今年6月12日,廉署拘捕一名小學校長及一名補習社負責人。案情透露,該名校長就職佐敦區一間名校,因涉嫌將內部試題洩露予一間補習社而被捕。

補習社串謀洩露試題最轟動的案件,當數去年5月被判刑的「補習天王」蕭源案。在「現代教育」擔任中文科補習導師的蕭源,串謀兩名考評局的主考員,將中學文憑試(DSE)的保密試題外洩。去年5月25日蕭源被判刑14個月。

原文連結:地獄式補習 學童嗌救命

跟口水尾 將教育中心妖魔化

首先要看看,香港的教育業者,是否到了那個地步:

  • 教師自己做補習,上課不講重點,留到補習時講,逼著學生去補習?
  • 老師都抱怨自己人工低?
  • 教師沒有責任心,讓家長批改孩子的作業?
  • 教師收紅包?
  • 教師販賣補習資料?

如果不是,哪有基礎說香港的補習行業不濟,甚至比內地有過之而無不及?

想懶不進步 就要其他人「唔好做爛個市」

最好大家都不准補習!只有學渣和學渣的家長們才會這樣給自己開脫。

如果補習真的幫唔到手,大家根本就不會補習。

當然,凡事不能過度。

但繼續妖魔化補習,只會讓市民的水平更加低下,下一代競爭力更加不如上一代,對整個社會都沒有好處。

係時候,停一停,對補習班的攻擊了。